談研習靜坐應有的觀念
林於灝(一)
  現代人的精神苦悶,紛紛尋求解決的方法;有人借助宗教信仰,有人尋求心靈療癒,有人注重靈性成長。然而,不管是宗教性質或者非宗教性質,也都不乏利用「靜坐」的方式。還有一些養生、氣功、瑜珈的教學,也將其課程分成動功與靜功,靜功也是一種「靜坐」。
  精神上的困擾是全球性的問題,所以也有不少國外的靜坐方法被引進,有人標榜源自印度或古印加文明,有的宣稱來自歐洲;有些方法是由靈媒所引介,有些方法是拼湊版的,光怪陸離,不一而足。
  因此,現在所謂的靜坐,變成是一個含蓋性極大的概念性名詞。就像提到桌子,每個人腦子所呈現的概念性印象,可能是書桌或餐桌,方桌或圓桌。而提到靜坐時,腦中所呈現的概念性印象,就因人而異而可能是數息、參禪、唸佛、持咒、觀想……等等。
  然而,到底那一種靜坐方法比較好?想要學靜坐的人,又該如何從中抉擇呢?這又牽涉到學靜坐的目的。一般想學靜坐的人,其動機不外為了療傷止痛、養生煉功、成仙成佛以及好奇等心態。如果把這些目的稍作整理,就可以得到由好奇而療癒而健康而成仙成佛的順序,這個順序就顯示出想學靜坐的人其心理企圖的強弱大小。
  事實上,要求療傷的下個目標是健康,而長壽成仙佛的基礎,也是健康。因此,嚴格說起來,追求健康才是靜坐的首要目標,也是想要學好靜坐應有的基本認識。有了這種認識,才算是務實而又正確的觀念。
  其次,所謂的健康,應該包含生理與心理兩個方面。單是生理上有疾患,一般人都知道是不健康。但如果身強力壯,卻有心理上的問題,例如燥鬱、偏執,甚至變態,這也不能算是健康。而且這種人如果成仙佛,恐怕還更為可怕。所以談健康,就應要求生理、心理都健康。
  在明白健康包含生理與心理兩方面之後,還應該進一步瞭解,健康是一個整體的概念。也就是說,不能只處理生理健康而不管心理健康,也不能只處理心理而不談生理。而如果要考慮靜坐方法的設計是否高明,就應看它是處理生理,還是處理心理,抑或是否能將生理與心理的健康,一併處理。
  談到健康的處理,就牽涉到方法。如果只教靜坐的操作方法,而沒有相關的理論說明,那是操作術。只有方法,沒有理論,就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沒有完整性。如果只談理論,沒有方法,那也只是光說不練,淪為空談,更沒有完整性。而且,如果理論與方法,不能連貫,就有可能是七拼八湊而成的剪貼版靜坐法,既沒有完整性,也沒有發展性。
  明白了這些道理,就可以讓想學靜坐的人,對於其所研習的靜坐方式與系統,作一種對比與印證,然後將之視為決定參加研習或繼續研習下去的一種參考。
  全程靜坐的設計,就在心理與生理的層面,雙管齊下。其中包含了對意識的獨特創見與生命真相的深刻瞭解,配合西醫的人體生理學知識,以及中醫與道家的穴竅氣脈概念,整合出一套嚴謹而又完整的系統,可以協助習者達到身心都健康的目標,進而一探生命的真相。這些相關的說明,且容後文再談。
Copyright © 2014 全程靜坐研究推廣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