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頂]前後---我的[再進化]
楊洪 2015年1月 寫於多倫多
  [進化論(EVOLUTION)],這名詞顧名思義,概指生物受外在環境之影響下,不斷的自我改造,演進,以適應外在不斷變化的動態環境,達到求生存之目的。
  在1858年,自然科學家達爾文發表了[進化論(EVOLUTIONISM)],謂地球生物本出一源,後由單細胞進化成為複雜之不同異類,由低等生物各自進化成今之狀態,以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為其演化之原因。雖然此理論缺乏有力之佐證,惟今之科學多受其理論所影響;但此理論亦同時遭受宗教學[創造論(CREATIONISM)]所駁斥。究竟生物是否因進化而演變,抑或由上帝創造?並非此章討論之題目,我認為既然可相信有全能者創造萬物,亦可相信全能者亦能創造可自然進化之物,一切爭論大可不必,當中只存在相信與不相信的問題。
  我在此章所討論的有關人的健康問題,乃建基於靜坐之內在經驗以及身心改造的事實。通過靜坐的內在經驗,可以察覺人類本身有來自生命層面的本能,當這生命本能發揮作用,可以自我改造,再度進化,令身心更健康,更能適應外在環境,並因為認知生命的存在,從而體證人生道理。
  在繼續下文之前,我想先介紹 (一)於2005年3月27日自網上下載 Discovery Channel 標題為 ˂Plants use ‘backup genes’ to defy rules of genetics˃之報道; 及(二) 於2005年3月份在加拿大明報轉載標題為[植物藏祖先基因懂自療]的簡譯文章,該文章乃譯自一則在2005年3月23日刊登在美國華盛頓郵報由記者韋斯報導之專欄:
  
(以上文章於2005年3月27日下載自 Discovery Channel)
 
(以上圖文轉載自2005年3月份加拿大明報),全文如下:
 
植物藏祖先基因懂自療
 
德美科學家發表全新的植物基因編定及修復理論。研究報告指出,植物隱含有[祖先基因],當發現本身基因變異出現問題後,便可利用祖先的良好基因[自療]。
 
這個新發現的植物基因理論。其原理與電腦的備份檔案相似,它容許植物儲存祖先的基因備份作不時之需。此前,科學家認為植物的基因會隨植物死亡而永遠消失。
科學家發現,植物能從含隱的[祖先基因資料庫]中提取特定的基因密碼片段,,修復本身直接遺傳自父母的原有基因。這個過程令植物在面對不良基因變異,或生長環境轉差等逆境時,能利用祖先的適應力,增加存活機會。
 
科學家預測,只要能解開並利用植物這種基因機制,將有助防治植物疾病及培植全新農作物。若這種基因復修機制能應用在動物身上,將有助治療引致癌症及其他疾病的基因毛病。
 
德國份子生物學家韋格爾及朱爾金斯在新一期的<自然>期刋上表示,有關研究是[驚人的發現];兩人指出,[非正統]遺傳系統的發現,並不會推翻遺傳學鼻祖奧地利神父曼德爾於18建立的遺傳學原則。[這就像在一座金庫中新發現的一個房間,開創無限可能,也證明遺傳學仍是一門年輕的科學]。
華盛頓郵報
 
  上述兩則關連之報導,可以說為現代的生物學及醫學界增添了全新的知識,開拓了嶄新的一頁。但另一方面,亦說明生物學及醫學對人類的瞭解,包括心理、生理以至生命各層面的認識,尚在粗糙的表層。這個由研究植物所得到的理論,何時能在人類及/或其他動物身上驗證,實是未知之數,但目前能有如此發現,可算對現今的科學知識作前所未有的突破。
  人類有否如上述植物般的[自療]機制?如有的話,又能否使其發生作用,以治療一些所謂絕症及難治的病:比如癌病、糖尿病、心臟病等,正是生物學家及醫學家們欲尋求的答案。但所謂[人非草木],該上述兩位生物學家是透過在實驗室中特定的環境下,將學名阿拉伯艾(ARABIDOPSIS)的植物的下一代,不斷培植作觀察及研究而獲得上述結論。但生物學家如何能夠在實驗室中提取該植物基因密碼,準確及直接地改變變異植物的生態,還是未知之數。我想像基於上述的研究結果,科學家們亦可能已展開對動物進行同樣研究,以期有驚人的發現,但當中涉及的資源、面對有關之道德問題,付出代價之鉅,不難想像。進一步來說,此等研究方式,亦似乎不可能施之於人類,身為萬物之靈之人類,身、心條件及生活方式比其他動植物不同,因人類生活極具流動性,有人際、家庭及社會關係,有道德、倫理、法律及政治理念、有理想、責任及價值觀等等的主觀及客觀因素的存在。生理、心理,甚而生命中的靈性為其他生物所無。人類實不可能如白老鼠般在實驗室中被研究。是以研究人類比研究其他生物更形複雜及困難。況且,基於人類壽命所限,隔代的跟進研究,是絕無可能的事。
  然而,從我們靜坐的內在經驗及道理去了解,任何生物皆有其求生存及繁衍能力(人類更具有對自然及社會環境的適應力,有改變及創造生活環境的能力),如缺乏此能力,物種必然會在地球消失。人類在地球上生活,相信已歷數拾萬年,但人類創造了文明,及有文字,文化的記錄不足五千年;而西方科學及醫學的發展及發達,亦祇數百年光景,試想人類在過往的攸長歲月中,面對生存環境的轉變,面對醫療及藥物的缺乏,如何克服疾病?如以現時的遺傳病理學去推算,人類早應在地球上消失;是以不難假設,人類本身就具備同樣的[自療]機制,修復健康衰敗毛病,使個體不致在惡劣及變動的環境中絕滅。但此機制是否真的存在?如答案是肯定的話,我們又能否使之發生作用?正是我在此章所討論的。
  就現代的醫學常識,我們身體對疾病防禦的設計,乃依賴[先天免疫系統]。所有難治及不能治的疾病,皆為免疫系統出現毛病。對這免疫系毛病如何糾正及改善,以當今的醫學,實未有任何方法。再者,我們[免疫系統]這最後防線的背後又是什麼?是否有東西支配或主宰着?以目前的科學及醫學知識,仍是空白一片,其原因就是我們缺乏對生命的認知及了解。
  [生命]是甚麽?以現今的知識,[生命]似乎祇是一個抽象名詞,要在實驗室中研究及找尋[生命]的數據,跟本是遙不可及的事。但就靜坐的道理上看,[生命]是身心健康的基礎,其力量是宏大的、雄健的、無可匹敵的。透過靜坐,生命的本能就會發生全面及跟本性作用,維護整個身、心的健康,當身心健康獲得全面性及徹底性改進的同時,我們自會體驗[生命]的存在。就本人靜坐的內在經驗中,就體驗到這生命的能力。我在廿多年前曾發表了兩則文章:[靜坐改變了我]及[脫胎換骨 — 靜坐自療首日記],就對這[生命本能]所發生的作用有所描述,該兩則文章曾個別發表在香港覺友資訊及席氏全程靜坐的網站內,現登錄如下:

第一篇
靜坐改變了我 
(一九九一年寫於香港)
 
自跟隨席老師學習靜坐後,健康作了一百八十度改變,一切宿疾業已消除,除此以外,更重要的乃在意識自覺之過程中體驗了真我的存在,對人生有了更進一步之認識,對事物有另一角度之看法。處事似乎更有理性,減少了以往的執着,這種種改變,真令人驚訝。我深信人們單靠外力絕不如讓自己內部發生作用來得直接及真。[意識自覺]乃開啓人生生命之鑰,任何人都應該學習及必須學習。以往因靜坐的解說太紛紜,名稱多,且難解說明白,因而被神秘化;況且教習者本身亦可能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以致不被普及接受,殊為可惜。但席老師的著作中對靜坐,意識及生命等相互關係都有簡易,正確的解說,是真確的及絕對科學的,如能將之推廣及普及化,實對人類乃至全球有莫大之貢獻。本人希望各地之覺友能在席老師之指導帶領下,互相照應,將此靜坐推廣,實人類之福也。

第二篇
 脫胎換骨—靜坐自療首日記 
(一九九一年寫於香港) 
我接觸[意識自覺]這個名詞,是在我身體健康最敗壞的時刻,精神狀態亦瀕臨崩潰的邊緣。這[意識自覺]運動的結果,令我回復了新生,套一句俗語,可說是[投過胎]。我習這靜坐已有四年光景,我的感受,在前面第一篇文章已寫下了,但經師兄駱紹軒先生再三提議,我終於抽空將幾年前那次[自療]的過程寫出,讓大家對這運動對身、心方面的調整作用有多一重瞭解:
記得在一九八三年開始,身體毛病多了起來,曾因工作壓力太大,神經緊張,導致心律不正常而入院療養,嘗聞氣功可以療病,所以便往學習。初時習後約三星期,覺得額頭發熱,後來丹田發熱,甚為得意。其後,約在一九八五年,記得那時酬酢多多,生活不甚正常,以致斷斷續續的[煉],可能因[煉]得不得其法,後來腦部竟覺得脹痛非常,持續數月,情況每下愈況,有時竟痛得抱頭而睡,長期吃西藥止痛。請示氣功老師,謂因[內氣]停留在頭部衝不過去,應繼續[煉]下去。我姑且再試,但情况依然,有[痛不欲生]之感,所以停止再[煉]。停止後,病痛開始增加,病狀包括:頭痛,長期鼻塞,頸痛,腰痛,全身關節疼痛,長期發燒,心慌意亂,精神恍惚,夜間難以成眠,夜夢頗多,見神見鬼,像索命而來,往往被驚醒,全身盡濕。平均每天只有二三小時睡眠,日間工作壓力又大,情緒萬分低落。直至一九八六年,情況漸趨惡化,除上述症狀外,五臟六腑皆覺得有問題,面部赤紅,發熱,出疹,浮腫,夜間入睡似有蟲蟻在面上爬行,恐怖異常。於是遍訪名醫,中醫,西醫,心、肝、脾、肺、腎、骨等內外專科,輪流診斷,病因未能找出,然中藥,西藥,針藥,不停輪流採用,病況絲毫未有好轉,反而心慌意亂,藥石亂投,痛苦非筆墨可以形容。如是者又到一九八七年六日月,喉嚨發炎,感冒發燒,之後,腮線及淋巴腺脹大,西醫說是腮腺炎,服藥三、四個月未見好轉,但覺牙關緊痛,太陽穴疼痛,夜間更難入睡,精神上之苦惱,無以復加。後轉看中醫,服食中藥數十劑,痛苦略減,但病況仍然持續,時好時壞,後來竟天真得藉着假期往東南亞,嘗試尋訪名醫及[神醫],看看有否轉機。那時的我,真的似喪家之犬,不知如何是好,十分傍徨,竟萌輕生之念。
後來在一個偶然的場合,再遇上了師兄駱紹軒先生,我便將自己的問題告與他,他即時將席老師這靜坐方法介紹給我,又送了我席老師的講議及書藉。我記得他當時解釋的要點是:不論姿勢,但求舒泰,呼吸隨意,全不作為,及將腦意識向天空投射云。我當時又本着辜且再試的心情,依法而行。記得當時是在一九八七年十月初,因睡眠不好,早上四、五時便入坐。一、兩天之後,不知甚麼力量驅使,身體開始搖晃,或前、或後、或左、或右、或打圈。又過一兩天之後,但覺上下門牙接觸之處,有熱流衝過,互相撞擊,振動,狀似發冷。持續兩天後,在十月四日,凌晨四時半入坐,上述牙齒振動互撞的情況加劇,牙齒撞擊的聲音十分刺耳,頻律由疏漸密,初時門齒互撞,後來整排牙齒互撞,再後來下顎骨縮入,牙關像鬆脫了,下顎骨縮入得甚為過分,大牙亦開始互相撞擊,力度由小至大,頻律由密(像發冷)而疏,後來口腔牙關盡開,異常疼痛,維持數十秒後又閉口,如是者十數次。後來下顎骨有時伸前,有時拉後,有左右搖動、撞擊,不知其動力由何而來。撞擊動作停止後,牙關緊閉,牙齒相磨,支軋作響。其後下顎又開始動作,初時閉口,下顎骨向前伸出,慢慢張口,口腔盡開後,下顎跟着縮入,又閉口。數次之後,動作倒轉,即下顎骨縮入,張口,向前伸出,合口。十數次後,又改變動作,向左右輪流轉動,每次動作的次數相同。上述動作中,帶動頸部、肩部皆有動作。頸部之肌肉、筋絡扭動,時而拉緊,時而放鬆,頸骨被拉扯得叻喇昨響。如是者動作了不知多少時候,始告停止。後來,眼部又開始有動作,眼皮不停眨動,有時閉目眨動,有時張目眨動,有時單目眨動,左右交替,次數均等。之後眼球跟着又有動作,或向左轉,或向右轉,或上或下,或轉動,或跳動。更奇異者,左右眼球皆可各自以不同之方向轉動或跳動,例如左眼向上,右眼則同時向下,左眼向左,右眼則同時向右,左眼作順時針方向轉動,右眼則循逆時針方向轉動,每一個方向轉動之次數均對等,動作由慢至急。後來眼球、下顎、頸、肩部動作齊發,動作怪異得難以常理推想,下顎骨及牙關處最為痛楚,顎骨有像被撕開撕裂之感。跟着,眼眉、耳、口、鼻皆自行抽動,所有面部之肌肉,不知如何被抽動,眼、口、鼻像被拉扯堆在一起,尤以口脣為甚。口脣及鼻子作出奇形怪狀的動作。有時五官抽緊,堆在一起,數十秒後,即自行鬆開。那時我心志十分清醒,既驚且喜。驚者擔心每個抽緊扭曲動昨之後,不能回復原狀,導致五官喎斜及畸形;喜者感覺得如此這般的情況,真是不可思議,聞所未聞,但竟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許有所成就。上述之動作過後,身體跟着振動,只覺得氣流在體內不斷衝擊,身體時而撲向前,時而仰向後,雙手有很大動作 —— 握拳、彈指,作[蓮花]手,手腕關節噼啪作響,手臂被氣流衝擊得像打國術運勁似的振動。跟着雙拳頂着小腹,閉目內視間,小腹似乎變了大水桶,氣流充溢,發熱振動。有時雙手合什,朝天下拜,雙掌、手腕、手臂皆有很多動作,夾雜着勁道,很像練拳。如是者又過了不知多久,跟着靜了下來。雙手反手向後平放地上,之後全身仰後倒下,那時我心中驟然以驚,擔心後腦着地,定必受傷無疑,但奇怪,只覺背部微彎,後腦落下地,頸部自行屈曲,順勢而下。跟着双足朝天,腰部由雙掌支撑、作倒立狀。後雙腿交叉,停在空中,有頃,然後輕放地上。全身平躺後,跟着頭頸,手部又作大動作,手腕、手肘、手臂輪流打圈,各關節皆叻喇作響,那[招式]及姿勢太多,難以筆墨形容。但最為難忘者,有次身體向左側卧時,手肘頂着腹部,胃部有作悶之感,跟着便嘔吐出胃液、濃痰,後轉向右邊側臥,又吐了一次,之後轉身仰卧,雙手交叉按在胃上,轉身俯卧,又作了嘔吐,即時取身旁毛巾清理,細看下,發覺濃痰中帶有血絲。跟着側身以右手大姆指緊按右邊鼻孔,大力吸氣後由鼻孔噴氣,將鼻竇內的涕液強力噴出,然後左手依樣動作。檢視噴出之物,膠膠的似黄色的[煉奶],亦帶有血絲。當緊壓鼻子時,因力度太大,感覺很痛而嘗試將手移開,將力度減輕,但覺手臂像機械臂似的,難以移動分毫,不受自心支配。跟着又大咳,將喉部,肺部之痰涎咳出。跟着又在地上翻騰,頭、頸、四肢、腰身等全身皆動,感覺體內有強大氣流衝擊,動作太多,不勝紀錄。又奇怪者,在有等動作之間,不自覺地默念[心經],腦中隱約見到[如來]、[觀音]之容。每一動作亦有呼吸的配合,時而像[長鯨吸川],時而將氣吐得沒有絲毫。有時閉氣數十秒,像停止了呼吸,但體內自有熱流遊走。總而言之,那呼吸亦是不由自主,由不知何來的力量控制着。

當一切動作停止下來,那時下意識知道過程已完,可以起來。看看時間,已是早上十時半,即已經整整過了六個小時了!即時更衣上班,但覺身輕如燕,步履輕快,工作竟日精神充足,不感困倦。是日下班,晚飯後往花園散步,不覺牙關又自行活動起來,隨即又返家在牀上躺下,跟着又是新的動作,感覺熱流在體內衝突遊走,丹田發熱,但覺有氣衝過尾龍骨,經脊骨,上頸部,衝過頂門,舌頭大力吸吮上顎,眼皮下方感覺有氣絲遊走,極癢,兩腮有氣衝過,刺痛,下顎骨、頭骨被氣流衝過時有被撕開撕裂之感,痛得難以忍受,每痛一次,皆不願再接受第二次,情況可想而知,如是者數十次,身上衣服盡濕。但因當時時間早,受家人影響,分心,以致停止,提早起坐。是次停止,可由自己的意念影響。看看時間,又過了差不多三個小時。我即時照視口腔,只見上顎被吸吮之處有一個硃砂血印,約一個一毫港幣之大小,頭顱四週,尚有餘痛,手摸下顎骨,感覺有裂痕。頸筋,腹肌亦覺痛,當晚睡得很沉。
上述就是我那[自療]過程之首日紀錄。以後靜坐皆有不同的現象,不勝枚舉,這都是老師所說的[內景],略述如下:
一.  很多時入坐後,側臥地上,一手托着頭,緊按耳朵,之後經過二至三個多小時,不知自己那裡去了,俗稱[出神]。
二.  有次入坐,像進入夢境,去了一個四週漆黑的地方,但正中有一錢孔,張望出去,只見湖光山色,碧綠似翡翠,那顏色綠得令人心醉,與日常接觸的不同,當時試圖向遠處,近處及左右四週張望,無論什麼角度,那景色照樣美得令人心意怡悅非常。(註:根據席老師分析,那是腦內感色細胞活動之結果,並非進入了[仙境]。)
三.  有幾次,不知身在何處間,突然聽到非常美妙的音樂,亦是日常難以聽到的,持續只十數秒,即時驚覺便消失了。(註:亦是腦部細胞活動的結果,並非聽到[天音]。)
四.  又有幾近兩、三個月,口中不停唸出經文似的聲音,有時像唱歌似的唱出,只感覺聲帶及肺部有頻律振動着,有[盪氣迴腸]之感。有時唸的時候又配合了手部,膝部的動作,像講經說法。有時口中唸出佛號,什麼[曼陀羅],什麼生生死死等名詞。
五.  有時身上氣流流轉,全身活動,像打工夫,間或振動得全身彈離坐墊。有時頸部搖動得十分厲害,扭動得連頭顱與頸骨接觸的地方亦叻喇作響。
以上所述只是我那千百現象的一部分,其他的很難盡錄。但我必須說明,我們靜坐對這些現象不可作任何强調,因每個人內在因素不同,現象亦因人而異。到如今,我那些現象及動作明顯地減少了。這是[意識自覺]對身心調整的結果。那結果是必然的,是全面的。又轉過來說我身體改善的情況:
一.  上述靜坐前一切毛病消失了。
二.  傷風感冒難以感染,偶然感染,經一兩次靜坐後自行痊癒,毋需看醫生。
三.  走路爬山,步伐輕快,氣不喘。
四.  身體內那些未能由汗液、尿液排出的廢物會由其他途徑排出。例如有數次在晚間靜坐時由兩耳側排出了膿血,但在早上檢視那排出膿血之處,疤痕全無。
五.  我以前在掌心中指對下之處的筋部,有鈣化的毛病,俗稱[生雞眼],像綠豆大小,不斷慢慢增大,用手持物,痛得像被火燙,經西醫診斷,說明不能以針藥消除,必須動手術切除,但經靜坐後,那東西自然地消失了。
六.  體能不自覺地强化了,曾有數次要做用力方能完成的工作,發出的力度可被提升得非比尋常,事後發覺使力之處,肌肉隆起,脹大,感覺是有[氣]在內充斥,用力拍打,反彈力驚人。
七.  我的頭骨慢慢地變了形,前額突出,兩旁太陽穴脹大,整個顱骨似乎大了。(註:是[開頂]的結果。)
八.  除上述身體的改變外,心理及思想上的改進更為奇妙,在第一篇文章已有概述,不再重複。
總而言之,這意識自覺運動,改變了我的一生。這運動的信息,我已在親戚朋友中傳播開去。現時,我太太及兒子們皆有靜坐的習慣。我希望每一個人都能身體力行,參與這自强自救的運動。


  上述兩篇文章,概述了我靜坐後身心的變化,亦證明人類本身,就存在[自療]機制。而這機制之啓發,並非依賴任何[外力],必須靠個人的自內改變,當腦意識中干擾生命本能的因素消除後(即席老師所說的[干擾歸零]),生命本能便發揮作用。為了更具體的瞭解我們身上具備的這個先天[自療]機制,以下將我[開頂]的情況加以補充說明:
   在那篇[脫胎換骨]文中描述的(硃砂血印),乃[通關開竅] ─ 任、督二脈打通後所致,此為我[開頂]時所見的現象之一。[開頂],就是我們腦意識中對生命本能產生干擾的因素因靜坐而消減至足夠程度時,生理上發生一系列變化中其中最具體及具可見性的現象。[開頂]就是頭骨正中頂門位置的第一個[竅]穴因靜坐而打開,就我本身的情況,[開頂]後身體有以下的變化:
1.頭顱略為增大,其原因乃整個頭蓋骨(包括下顎腮骨)的骨板塊相互接合處,經歷[開頂]時被體內[氣流]衝開,形成罅隙;
2.百會穴及後囪位置有少許陷落,手觸處是軟軟的,感覺有氣進出;
3/再經過不斷努力的靜坐,頭顱左、右兩排陸續有竅穴打開,手觸處,感覺陷落;
4.前額骨變形隆起;
5.左右太陽穴顯得飽滿;
6.前額正中自髮際至印堂骨罅間增生了一條血管,手觸處感覺脈博跳動,這血管慢慢增大,現時較開頂時明顯;及
7.左右太陽穴原有血管亦變粗大,運動時或喝酒精飲品後明顯脹大。
  就上述[開頂]後生理變化的情況,說明人類本身具備[自療]及[修復]機制,此為當今醫學知識尚未到達的領域,亦正正引証了席老師書中所闡釋的[生命自主再進化]道理。此機制的啓動,會主導[再進化],健全我們的先天免疫統,修復身、心傷損及敗退毛病,重整健康;更重要者,是[靈性]的變化,智慧因生命[覺]性顯現而增長,價值觀及人生觀亦因之而改變,對人對事變得更有愛心,更包容和更有理性。
  席老師推廣的[生命自主再進化]運動,實是人類的福音,亦是人類需要走的路。在現今急劇惡化的生活及生存環境中,我們面對疾病、壓力、矛盾、離亂、紛爭........等,如何可自强、自救,擺脫自身肉體和心靈上的痛苦,繼而使下一代活得健康、快樂,從而締造一個真正健康、快樂,和諧的社會,[意識自覺]確然是唯一的大道。
  以下圖片是作者 [開頂] 前、 及[開頂] 後前額的比對:


(照片攝於1980年)


(照片攝於2012年)
Copyright © 2014 全程靜坐研究推廣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