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自主的化解與再進化(3)

第二章 某些重要的觀點和態度問題

這本書所要探討的主要內容和客觀敘述事實的表達方式,與現在流傳的功法修煉,完全不同性質。為了便於敘述,為了使讀者較易於理解,在敘述主題之前,有必要對某些重要觀點與態度問題,先作一些檢討和說明。

一、書本外的邏輯問題

從這一節的標題就可以知道,這一節不是要討論如何認知與思考的邏輯問題,而是想要說明,在思考的後面,還有許多無形存在的支配思考的東西。 例如有人生意做不好,這很可能有許多原因,有直接的,有間接的;有遠因,有近因;有看得見的,有沒有見到的;有當事人可以掌握的,有當事人無能為力的。因為本來就相當的複雜,自然會有不同的看法,這是一般正常的情形。但在另一方面,聽說現在常見到一種現象,好些遭受挫敗的當事人,什麼原因都沒有看到,卻只看到自己辦公桌的方位不對,或者只是想到自己的流年不利與運氣不好。 由這個例子來看,當事人的認知和判斷是邏輯思維,他所以得出與事實全不相關的結論,就是有許多無形的因素在支配他的思考和看法。 如果我們以眼睛看事物來表示一個人認知和判斷的過程,那許多影響和支配看法想法的因素,就好比是一副有色和變形的眼鏡。許多人都無形中有這樣的一副眼鏡,每一個人的眼鏡各不相同,這副眼鏡變色和變形的情形也常有改變。 我們可以較粗糙的用「態度」或「心態」來表達那副支配個人看法的眼鏡。這「態度形成」卻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在本書後面,我們可能會談到「書本外的心理學」,可能在許多地方,這「書本外的邏輯問題」與「書本外的心理問題」常會碰在一起。 如果對這個「書本外的邏輯問題」有較深刻的認識,我們會發現許多人的腦中,盡裝的是些不實在的「知識」。如果能夠有這樣的認識,我們便可知道,反省是一種智慧,如果對自己的心態有反省的能力,能夠去掉那副無形的眼鏡,就可能是一生中最大的進步。一個人如果不能反省,可以說真實的人生還沒有開始。 我在以前的著作中,曾經談到「雷公打雷」這個比喻。這意思是說,告訴一個人「天上有個雷公在打雷」,他的腦中便產生一個雷公,日後這就是他的知識,他的成見,甚至於和他的自尊心也連在一起,這時候如果有人對他說,不是雷公打雷,或者,甚至於說根本就沒有雷公,他會聽不懂,甚至於會有反感。 不管有沒有雷公,這種「雷公打雷」的知識卻是非常的普遍,不僅是那些迷信的領域,即使是在好些學術方面,也都可以見到這種「雷公打雷」的影子。 由這個「雷公打雷」的比喻,可知我在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一般人非常容易接受虛偽不實的東西,卻不能夠明白真實的道理。在這本書後面,對這種情形還有更深更廣的分析。這裡要說明的,探討這些非常複雜的心理和態度問題,似乎有點離開本題,顯得有點迂腐,還可能對許多方面有所衝突,但我覺得我是該這樣做,因為現在充斥的是許多迷信和虛偽不實的傳說,為什麼會「集非成是」,這根源還是在人的心性之中,把這種情形說清楚了,使人能夠有反省自己的能力,如此方能離開虛妄,然後才能夠接納真實的東西。 這「生命自主的再進化」,對現在和未來的每一個人都大有關係,真是天大的福音,我們希望先有少數智者能夠理解,如此逐漸推廣,使這個對個人對人類最有意義的生生不息的事業能夠發展,所以這樣迂腐的來討論這「書本外的邏輯問題」,希望有機會讀到這本書的讀者,都能夠遠離虛妄,明白這本書所講的事實和道理。

二、 由「再進化」看「新舊之別」

「再進化」所以要談「新舊之別」這個問題,主要是因為這自內自我改變的過程乃是經由「靜坐」的方式。
有人說「靜坐都是一樣」,也有人說「靜坐到最後都是一樣」,事實上,不少人也正是這樣的看法。
也有人強調某一種靜坐,不少人對靜坐有神秘感。
但事實上,「靜坐」二字只表示一種外形,一千個人靜坐,可能從外形看都一樣,但內在情形都不一樣。其次,因為大家都缺乏內在經驗,對靜坐過程中所見現象不能解釋,自然就容易有神秘感。這種情形須要詳加解說,使對人的意識真有認識,並明白那些被強調的現象都不具意義,對靜坐才不會有神秘感,並且,也會知道那有害的一面。
因為一般人並不了解靜坐,所以要有這樣的一節來作一些說明。
現在,先談談「舊」的方面,這「舊」如只是現時的那些傳說,還較容易說明,但這「舊」必然包括了以往中外歷史上的有關傳說,這就非常的複雜。為了便於敘述與了解,這些傳說可先加以區別:
1.歷史上真有成就的,以現在所見的情形來看,因為內在經驗缺乏交通的語言,以及人心人性與許多其它方面的問題,那些真正的成就可以說無有真的傳承,只有偶像化與被污染被利用。
2.歷史上也有許多似是而非的東西。
3.歷史上也有許多虛假的東西。
因為非常複雜,讀者仔細讀完這本書之後,對靜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才可能有所理解。對這一節所要討論的「新舊之別」,除這一章各節談到的一些比較之外,另外專門有一章「古人和古書」來對這方面的情形作補助說明。

三、 從某些特點看舊有傳說的真象

繼續前節「新舊之別」的話題,這個話題不可能周延,只有舉述一些特點來作為這「新舊之別」的代表。
前節談到靜坐,靜坐必然會關聯到「內在經驗」和對意識的理解。我在以前的著作中,曾用「山洞」和「迷宮」的比喻,來幫助說明這意識和內在經驗,所謂「山洞」,是指古來許多對意識的描述,就像是站在那「山洞」外邊,描述或想像那「山洞」內的情形,自以為是,但卻是錯誤的。
近年來,我向初習的覺友講述意識與內在經驗時,常給他們看一種萬花筒,這種萬花筒是動態的,可以表現出像放煙火那樣的現象。想想看,我們人有上百億以上的腦細胞,又有各種複雜的作用,所以靜坐中見到任何現象都不足為奇。再就實際「內在經驗」來說,當事人就像進入了一個上下縱橫交錯的立體動態的迷宮,既容易迷失,也容易跌入陷阱,但實際的情形是,自古以來雖然充斥各種各樣的說法,卻並沒有留下對這個「迷宮」較確切的知識,自然也缺乏正確的內在經驗。
在如此背景之下,再加上好些人心人性方面的原因,以往的各種傳說,通常表現出幾項重要的特點,即「用代名詞」「強調現象」和「神秘化」。
「用代名詞」是我用的一種新的看法和說法,從「用代名詞」這一條線索,可使人容易明白許多想當然的成說,實際上卻都不具意義。我們可以先拿「禪」來做個例子,「禪」無論是作為一種修煉的目標,作為一種境界,或者作為一種方法和過程,實際上都只是一個「代名詞」。這個「代名詞」不像數學上的未知數,一方面可以各說各話,一千個人可以有一千種說法,另一方面,這個代名詞是讓聽的人各自去附會,同樣聽一種講法,一千個人可能有一千種了解。
我曾經見過一個人,一面搖頭晃腦,一面說道:
「這「道」嘛,啊,「道」後面還有「玄」,「玄」後面還有「妙」。」
這就顯得很有學問。其實以往用代名詞的情形非常普遍,但一般人卻以為那些代名詞是真實的,有人說「得道了」,說「開悟了」,聽到的人就以為真有「得道」「開悟」那回事。
這「用代名詞」與「強調現象」常有「相得異彰」的作用。這「強調現象」的情形同樣普遍,例如從新聞的報導中,日本「真理教」就用各種方式使那些接受修煉的信徒「逼出」一些現象,並使現象神秘化。他們強調要見到光,要見到青光紅光,而以白光最好,於是宣佈教主的女兒見到白光,她就成為真理教的第二位,在教主因東京放毒事件被捕之後,她就成為教主。
這「見光」實在是相當普遍的說法,但實際上,見到光也是很平常的現象,有位覺友,在第二周報告他一周靜坐經過的情形時,就說到他曾經歷「金光閃閃」的景象,這在傳統的說法中,比見白光還要難得。
這「強調現象」的本身就帶有神秘性,有位覺友曾經談到她見清海無上師對信徒開示的經過:
一位信徒問:
「師父,我怎麼老是見到黑的?」
「妳的孽障太重!」
另一位問:
「師父,我怎麼身體會動?」
「妳不錯啊!妳的孽障開始消了。」
強調現象和強調神秘的目的和作用,就是推向迷信。
幾年前,有位覺友在中壢某大學住校,他夜間靜坐時,有位室友非常緊張,問他為什麼夜間要靜坐,他是跟妙天學禪的,妙天告訴他們,夜晚十一時以後靜坐,就會把鬼引來,如果夜晚真要靜坐,先要帶到野外經過一個怎麼樣的使鬼不侵的過程(大意如此,那位覺友的話我記不清了)。我初時,認為這種「活見鬼」的講法非常好笑,但那次之後,我漸漸的知道,有許多人都相信這種講法。
任何一種講法,即使只是信口開河,是錯誤的,或者故意搞迷信和詐欺,對人心理影響的情形都是非常的複雜,在這本書中,準備對這有關的心理過程作較深入的分析。在此順便再講述一個例子。
幾年前,從報上見到宋七力「分身」事件之後,我在上課時用了一句「以今例古」,這意思是說我們可以由現今所見,來幫助對古時的了解。我由新聞報導了解,最初是有人在家中見到宋七力,誘發了他搞「分身」的靈感,現在臺灣,有不少人有白天見「鬼」的經驗,見到別人「分身」的情形,我就聽過不少。在當時,有位住日本的女士來我處學靜坐,我說,見到「分身」是當事人腦的問題,講自己可以分身是詐欺。我講「以今例古」,是說現在有人見到「分身」,古時候也有人見到「分身」,現在有人利用這「分身」來騙人,古時候也有人利用這分身來騙人。
這幾項特點也只是舉例性質,但由這些特點,已可以見到舊有傳說一般的情形。

四、講事實與科學精神

談到「新舊之別」,先須要說明我們的兩大特點。
第一,我們是基於對人的了解和真實的內在經驗。
第二,我們基於這正確的理解和經驗,使習者一開始就全不作為。
這兩項特點顯示出我們從認知到實踐是一貫的完整的體系,也可以作為這幾節所討論的「新舊之別」的代表。但因為這些內容都須要作較詳細的說明,在後有關章節中再作討論,在此就不談了。
這一節的標題「講事實與科學精神」,也是我們的一大特點和「新舊之別」的重要內容。自古以來,因為缺乏這種「講事實」的作風,使所有的「功法修煉」都沒有明白的說明,一般習者更無法獲得真實的了解。
幾年前,我有次去臺北歷史博物館參觀南越王墓出土文物展,至今印象深刻,我見到陪葬物中有一種「五石散」和調製工具,這「五石散」中有對人有害的重金屬,那帝王吃得愈多,壽命就愈短,當時我就想到「服藥求長生,多為藥所誤」兩句古詩,又聯想到秦皇漢武迷信的故事。秦漢以後,更有各種「修煉」流行直到現在,許多人受不了緊張和壓力,空虛苦惱,於是有不少人以自我欺騙的方式求解決問題,甚至於也有不少人,在潛意識中希望有人來欺騙自己,於是迷信盛行,社會大眾,或是「以愚為師」,或是「認賊作父」,芸芸眾生,沉淪苦海,無由解脫。
現代社會,許多文化與制度方面的因素,加以人口密度增高,環境高度變化,使得現代人虛弱、苦惱、迷信、自欺,這本書向世人推介的「生命自主的化解與再進化」,實在是現代人自強自救唯一的途徑,「再進化」這件事,要能夠說清楚,能夠聽得明白,無論是說的人與聽的人,都須要有這種「講事實」與「科學精神」的新的觀點,都須要以「務實」來作基礎。
可能不少人沒有這「務實」的概念,也可能有不少人有「要務實」的想法,不論情形如何,「務實」絕對不是一項簡單的問題,除了認知方面的問題之外,還有「心態」方面的問題,現代人如果不能反省與覺察到自己空虛和自欺的心態,也就沒有辦法開始務實。
有了務實的態度,才能明白這「講事實」與「科學精神」是「新舊之別」的一大特點,以往用代名詞、講現象的系統,不是講事實。我不是學科學的,也從來沒有說過我創的「全程靜坐」是科學的,但在事實上,我天性務實,非常注意科學精神和科學態度。
現在有過靜坐經驗的人不少,如要使人從中獲益,而避免受害,就須要對這件事的實際情形和真實道理有明白的了解,這先決條件就是要有科學的態度和科學的精神,這才能夠獲得真正的內在經驗。
這本書中,對靜坐的道理將有進一步的說明,在此只舉述幾項與這科學精神有關的特點和結果。
我自一九八一年於臺北創立「中國全程靜坐研究推廣中心」以來,一面寫作,一面實際教授,對靜坐方面逐漸完成理論系統,所有進度皆建基於這一貫的道理,並於教授過程中,逐步建立對內在經驗交通傳述的語言。我尤其是特別注重負面的影響,我一九七九年在星光出版社出版的「靜坐與健康」一書,其中就有不少篇幅專門討論靜坐與各種修煉對人的傷害。在現在這本書中,更要對這方面探究較根本的道理。
前面曾用「迷宮」來比喻我們的內在經驗和意識的關係,正如帶領走迷宮的情形,我們把所有岐路和陷阱都封閉了,使在迷宮中的人直接在正道進行,不僅未見有過負面影響的情形,並且容易獲得成就。

五、 新的觀點與新的看法

這標題「新的觀點與新的看法」是指對「功法修煉」有關事項而言,在此,我們可以把「功法修煉」這四個字用來作為一個符號,這個符號代表自古以來有關的傳說,代表因各種傳說的影響而在大眾心中想當然的,或不太確定的各種法門、境界和成就,也代表與這「功法修煉」有關的新生事物。
這個符號的範圍無法明確的界定,內容無法列舉,多數人對這方面的各種說法並不太清楚,許多人沒有確定的看法,許多人對許多說法無法判斷,許多人有很深的成見而認為自己很有知識,更多的人是人云亦云。因此,這個符號所代表的好像是真實的存在,又似乎虛浮不實,這都是前面所說「用代名詞」「強調現象」和「神秘化」的結果,因而這「新的觀點和新的看法」的基點就可以由這些方面開始:
第一、用代名詞來講的東西沒有確定的含義。我在二十多年前的著作中,就談到「不要聰明到想去解釋各種說法」,事實上,不是有一種說法,就真有那麼一回事。這裡不妨舉述一項較突出的例子,談談「陰陽」和「五行」,這在漢武帝獨尊儒術之前,陰陽五行的說法就很流行,董仲舒把陰陽五行和儒家思想揉合在一起,這陰陽五行在朝在野都很有勢力,在這本書中可能還有地方談到這陰陽五行,我們想說明這陰陽五行是人的概念,不是客觀上真的存在有這些東西。
第二、所有的「現象」也是不確實的,那許多對現象的解說也都不具意義。所有現象從發生到表現在外,都經過相當的過程,那發生的原因與過程中的變化,從外在是見不到的,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天雨則地濕」這是從小見慣了的最直接的因果關係,但是,如果我們見到「地濕」就斷定是「天下雨了」,卻有可能是錯誤的,因為除了下雨之外,還有其它原因會產生「地濕」這種現象。有關「功法修煉」方面的現象與現象產生的原因和過程非常複雜,那些信口開河的人,在這方面完全沒有最簡單的常識。
第三、對搞神秘的要警愓。中國自古以來,可以說各種各樣的騙術,都和這「神秘」的背境有直接的關係,各式各樣神秘的傳說,日久天長,深入人心,這樣的背境使得許多人常常受騙而不自知。在另一方面,中國的各種騙術,各有師承,推陳出新,曾聽江湖人士有「捆仙繩」與「羅漢捶」之說(「仙」與「羅漢」皆表示修養有成,知道各種騙術,但即使你到了「仙」與「羅漢」的地步,也可以把你「捆」起來「捶」),我在二十多年前的著作中,就曾經談到,像漢武帝那樣聰明的人,也一直被騙到死。
我在此要說明三點:
1.各種「神秘之說」與各種騙術太多太多,說不完,我在此也不想舉例。
2.我曾說「迷信」是一種病,患了那種病的人,至少要信一種迷信。這當然有程度的不同,但如果一個人心理空虛,到了希望有人來欺騙自己的程度,除了期盼有那麼自己醒悟的一天之外,任何人都愛莫能助,說再多也沒有用。
3.事實上,這社會上還有大多數人是在可能被騙與可能不被騙的中間地帶,這些人士只是無形中被許多現象所污染,但仍有明白真實道理的餘地。在此我要說明,所有有關迷信的傳說,有關「神通」與「特異功能」的各種說法,都不真實,而且這許多說法常常伴隨有詐欺的動機。

六、舉述一些較具體的例子

我在前述「靜坐與健康」那本書中,曾將英文原意指某些假科學的 Pseudo-science 那個字擴大使用,譯為「流行科學」與「江湖科學」,來說明許多假借科學之名的虛假說法。在「功法修煉」這個符號所代表的五花八門的情形,更是複雜,更容易使人產生誤解與錯覺,雖然與前節所述「神秘」與「迷信」,同樣是「難以盡述」,但因一般人更不容易理解真象,所以我專用一節來舉述一些較具體的例子,以供讀者參考,如舉一反三,對這方面的情形,就可以獲得更深一層的了解。
1.「炁」這個字
南懷瑾先生在其所著「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第十九頁說「无火之謂「氣」(南先生原字是无字下加四點,我因字典上沒有那個字,為避免排版時發生困難,改用「氣」字代替,並予說明),南先生說:「淫慾、情欲、躁動的意念都是火,沒有了這些躁火(等於中醫書上所說的相火),元氣大定(君火正位),漸漸便可引發固有生命的氣機。」
以上引述南先生「无火之謂氣」的大意。我在此所以引述南先生對氣機的說話,主要原因是因為這種說法具有代表性,「炁」這個字並不少見,可能有不少的人都把「氣」與「無」關聯在一起,認為在「無」之後就會有氣機發動。這「無之後產生氣機」與南先生「無火之後產生氣機」的想法,可能都是由「炁」這個字而來,因此,我們須要從文字本身說起,才可以讓讀者知道,這「氣」或「炁」字與「無」沒有關係,與「无火」也沒有關係(反而與「火」倒有關係)。 先要說明「无」這個字通「無」,但「无」這個字與「氣」或「炁」都沒有關係。在康熙字典的「无部」中有「无」字,音義皆通「無」。在此「无部」中另有「旡」字,音寄,表「飲食氣逆不得息」之意。在「火部」,就是這個「旡」字下加四點成為「炁」字,康熙字典對這個字的註解是「同氣,詳气部氣字註」,說明這個字與「氣」字同,並無另義。這個字與「火」有關,「氣」字亦與「火」有關,如把「氣」字下面的「米」字換成「火」字,就是「氣」字的古字。
由以上的說明,可知「炁」這個字一點也不神秘,只是與「氣」字同音義,無論是「氣」字或「炁」字,其原義與「氣機」或「無」都完全沒有關係。
2.放氣與發功
大陸上的「氣功」,聞名國際,非常熱鬧。在全盛時期,嚴新的帶功演講,曾有過十幾萬人的紀錄。據報導,嚴新在兩千里外「發功」,可影響水的分子變化。還有氣功師可放氣「修正」火箭的軌道,這些「神話」都是的確經新聞報導與渲染,大陸上也有有名的科學家說「這是科學的新發現,科學革命的先聲」,主張要「及時向世界宣告中國人的成就」,影響所及,嚴新在美國演講時,有得諾貝爾獎的學者坐飛機去趕場。直到現在,這大陸上的氣功熱還遺留有不少的影響,但這方面的情形複雜,只能用最簡單扼要的方式,讓一般讀者了解一些。在本書其它有關之處,還會談到「煉功」問題。
大陸上「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於一九九六年三月出版張洪林著「還氣功本來面目」一書,我們從這本四百幾十頁的厚書中,知道大陸有不少人,對於諸如「特異功能」「發功」「放氣」之類的詐欺現象或一般人的誤解,做了不少的澄清的工作,我在此只抄錄該書二十一頁中有關「外氣」的幾段,這只是他們對「外氣」所做工作的一部份:
「再如,讓外氣師悄悄向附近不知道也不認識他的人發氣,則任何人都不會有一點效應產生。反之,找一個根本沒練過功,也不會發氣的人冒充外氣師,告訴人們這位冒充者是一位功夫高深的氣功大師。然後讓冒充者學著外氣師發氣的樣子裝模作樣地比劃起來,人群中會有相當數量的人產生「外氣」效應。這裡試舉我在臨床上遇到的實例。
一個例子是我分別給幾位患者做的。我告訴前來我們氣功門診求我們給予「外氣」治療的患者說,我現在很忙,沒時間給他治療。請他回家,在當天晚上八點前,在椅子上坐好,眼睛輕輕閉上,全身儘量放鬆。我則八點鐘在我家裡準時給他遙控發功。並請他第二天上午來我辦公室介紹一下他接收我功的情況。第二天他極其激動地介紹說,當晚八點,他準時收到我發給他的功。這是一股很強的熱氣流,這股氣流不僅推動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晃動起來,而且使之全身出汗,整個身體感到非常舒服,尤其是偏頭痛當時就止住了,當晚沒吃安眠藥竟睡得非常深沉…其實,那個時間我正在忙我自己的事情,根本沒有給他發功。
另一個例子更有意思。一天,我在氣功門診接待了一位女患者。她是被丈夫和女兒用輪椅推來的。患者及其家屬告訴我,她已雙踝骨折八個月,至今不能下地行走,希望我能通過外氣治療幫助她恢復行走的功能,我首先檢查她的X光片,發現骨折處對位很好,骨折早已癒合。檢查骨折處的感覺與運動功能,也都正常,不存在感覺神經和運動神經受損傷的情況。通過交談,我發現這位女患者是一位性格內向、敏感、易受暗示的人。因此可以斷定,由於她本人不懂醫學,又過份顧慮自己的病變,錯誤地認為雙踝骨折是很重的病變,從而自己給自己套上一個心理枷鎖—消極心理暗示,導致骨折早已痊癒還不能行走的「心病」。基於上述分析,我決定為她進行所謂發外氣的心理暗示治療。我告訴患者:「你的病不要緊,我發氣治療後,你立刻就能行走。為了保證療效,我給你發的氣會強一些,請你能咬牙堅持忍住。」說完,我讓患者躺在床上,引導她放鬆入靜後,我將手輕輕地觸碰她的腿部,這時只見她的腿劇烈地抖動起來,並且喊起來,說腿部出現了強烈的電擊感。其實,我除了暗示以外,根本沒有半點發氣的意思。她腿部產生的電擊感,是在我暗示基礎上產生的幻覺。繼續「電擊」一會兒後,我讓患者穿鞋下地自己走。她當場就不要輪椅,不要攙扶地輕鬆地走了起來。我告訴她,從今天開始,不要再坐輪椅,並且今天就走回家去。她照辦了,一路順利走了回去…」
3.張寶勝與四度空間
前面談到大陸上那許多有心人士的工作,他們說明所有「特異功能」都是假的,也說明像發功放氣之類,都是當事人的心理作用。但是,雖然他們努力作了那麼多工作,可能也只是少數人才能理解,一般人沒有內在經驗,對許多現象無法了解,容易被各種說法唬住。
許多近乎是笑話的東西,一般人也會認為真有那麼一回事,幾年以前,有位覺友可能真相信有「特異功能」,特別帶了一本李嗣涔著的「人身極機密」來送給我,要我看看那些「特異功能」的「實驗」,像前面談到的那兩本書,也是覺友特別買來送給我的。我平時買書不少,但好些書我是不願意翻閱的,我和這位覺友正在彼此發表意見的時候,我翻到這本書一二二頁,標題是:「藥片如何穿瓶」
這一節是講大陸上國寶級人物張寶勝的表演,敘述之前,有五行提要:
三度空間的瓶子,其內部及外部在第四度空間是相通的,沒有任何障礙。
而特異功能人士具有之功能,就是能把瓶內的藥片提升進入第四度空間,移出瓶外再回到三度空間。
關於張寶勝的故事,在大陸上有不少的報導,在前面談到張洪林的那本書中對張寶勝也談得不少,已說明那「藥片穿瓶」是一種手法。事先取出若干片,將瓶封好後,交給特定的人,這人和其它一些觀眾一樣,在表演時高舉自己「剛買來的某一種藥」要求張寶勝拿去表演。
這些關於張寶勝的報導中,我有兩點印象深刻,一是天熱時表演魚肝油丸,油丸在手中黏在一起。另一是有人在報上寫文章,描述張寶勝半夜去看他,要求他明天一定要去,因為原來約好的那個夥伴因故不去了。但我對於張寶勝他們的開瓶技術一直存有疑惑,不料這疑惑卻在李嗣涔對張寶勝的敘述中,得到了解答,在李嗣涔所著一二四頁中,說明「必須有縫」,說「…過去的實驗中,容器壁上必須有一條縫、小孔或有蓋子等,實驗才能成功,而從無縫的容器中移不出其中的標的物。」
這「特異功能人士」既然能夠「把瓶內藥片提升進入第四度空間,移出瓶外再回到三度空間」,那為什麼還必須要有一條縫?這「有一條縫」就是事先開瓶遺留下的,也就是他們開瓶技術的極限,也使我對這「藥片穿瓶」一事有了更完整的了解。
以我的了解,張寶勝本人大概不會說出「四度空間」一類的話,那樣太累了,他只是說他有「特異功能」能夠把藥片從瓶中穿出來。這「四度空間」是李嗣涔先生說的,我無法想像他是否有明白的概念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 如果一位數學家要求對「四度空間」作出證明,就可證明出這「四度空間」之說的虛妄。如果講到運動與速度對物體的關係,那也扯不上什麼「四度空間」。中國人說「上下四方之謂宇,往古來今之謂宙」,現代有人說「宇宙等於時間加空間」,這是很清楚明白的概念,如果因為有這樣把時間和空間連在一起表述,就說有「四度空間」,那也是概念含混不清。
為什麼在我的書中要講這「四度空間」的問題,除了要說明講「特異功能」的李嗣涔先生對張寶勝表演「藥片穿瓶」的解釋外。對這種「似是而非」的「幾度空間」之說,有必要向一般讀者澄清。 曾經有一位覺友問我「到底有幾度空間?」他曾聽人說有「八度空間」,我不太明白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想大概是有人告訴他在「修證」方面的成就,這使我聯想到「三十三天」與「十八層地獄」之說,幾十年前,我從台中一種宣傳某教的雜誌上,看到一則對讀者問題的解答,那位讀者無法解答的問題是,有經典說有「三十三天」,有經典說是「三十六層天」,他要問到底有多少層天?那刊物如何解答,我早已記不得了,但這個問題和那個「有幾度空間」有相同之處,這就是有許多人容易接受別人的說法,甚至於把這些說法當成知識。
到底有幾度空間?這「空間」也是人的概念,這「幾度空間」的概念要由數學來解釋。如果把「意識狀態」也扯上幾度空間,那是唬人騙人的說法,也是對「意識狀態」的無知。
4. 腦內革命
日本春山茂雄所著「腦內革命」一書,在日本和臺灣都曾經非常暢銷,春山茂雄因此書而一舉成名,不僅為他的醫院增添不少顧客,他更因而搞俱樂部,並推出各式各樣的商品,這似乎說明這些作為都是他有計劃的安排。在臺灣,從新聞報導中,李登輝與許水德都曾大力推薦這本書。
這本書是以專家的身份向世人推薦一些新的容易做到的健康長壽的知識,主要內容是將人腦分泌賀爾蒙分為好壞兩種,當樂觀時,腦中分泌他所謂的「腦內嗎啡」,有益於健康,反之,如果緊張憂鬱或悲觀,會產生一種叫做「副腎上腺素」的賀爾蒙,這會刺激血管收縮,升高血壓,是老化和生病的重要原因。因而,一個人只要向好的方面想,或想好事,就能維持健康。當然,這本書除了這主要內容之外,還談到「飲食」「運動」及「冥想」等方面,因為這些方面,不是我要談這本書的要點,在此就不談了。
我最先是從學醫的覺友中知道這本書有許多錯誤,後來從報紙雜誌中,知道日本醫學界大力批判這本書,有人說該書至少有一千處錯誤。我們不可能深入這本書的內容,那樣做也不是好的方式。現在這本書雖然是「事過境遷」的事了,但這本書與這件事有代表性,可作為例子來說明,現分兩點說明於後:
首先,這本書所談的內容,到現在已知是一騙局,請先看這書台譯本「前言」的第一段(書第七頁)。
氣憤,是我成為醫生的動機。我出生於京都,代代以東方醫學為業,我四歲時就開始跟從祖父學習針灸,指壓,也可能是自家人的關係,祖父不曾間斷對我的傳授;我在八歲時,就因為得承全部秘訣,而取得醫師的資歷。此後,一直在祖父那兒幫忙治療病患,而使我深深感到東方醫學對於治癒人體的不適,有所助益。
細心的讀者,從這一段就可看出這春山是在吹牛,現在我們看「新新聞」週刊五二四期二三頁的一段說明:
春山為增加自己的說服力和神秘性,還稱自己是「出身在京都代代相傳的東洋醫家,從四歲起由祖父傳授,到八歲便習得漢醫十八般武藝,以後來找祖父的患者均由春山施診」,但是事實上春山雖生在京都,但四歲便因大戰而疏散去岡山,在當地念到高中,自己的家裡並非東洋醫學的開業醫生,也沒有和祖父一起住過,根本不懂東洋醫學;他的父親是開烤內臟店(日文叫賀爾蒙燒)及賣葦草的,當然不是醫生;春山在被文春逼問時只好推說那是出版社所湊成的「履歷」,不能怪他。
這種虛造履歷的情形,已說明這本書是一騙局。除此之外,這本書的主要內容叫人想好事,也具有代表性。十幾二十年以前,美國有位太太,創用 Creative Visualization 一詞,實際內容就是叫人躺著想好事,這種情形很容易迎合一般人的心理,因而不久即大為流行。事實上,一般人也會想好事,幾乎所有青年人都常有幻想,不少人有性幻想。
以前印度有些乞丐,一面行乞,一面想著「我是國王」,「工夫」深的,即使他在行乞的時候,他仍然覺得他是國王。像這樣自然的心理反應,並不能改善現實情況,叫人用這種幻想方式來「有益身心健康」,雖然像「腦內革命」那本書和這裡談到的Creative Visualization那樣容易流行,但終歸是虛假的東西。一般人如果真想從這種方式來改善自己的身心狀況,不妨下點工夫,知道一些精神分析的常識,如果真能見到自己一些心理上的問題,用面對現實的態度來處理,對自我改善身心狀態可能會有些好處,這比那些「自欺」的心態要好些。
七、真正改變了才是真的
這一章表述一些重要的觀點和態度問題,這方面的內容是說不完的,無形中已用了太多的篇幅,最後想從正面談談對「功法修煉」這個符號的態度與認識問題。
讀者讀完這本書之後,可以明白凡是強調祖師爺教主及搞神秘的,強調現象的,用代名詞的都是假的。讀者讀完這本書,對人的身心常識以及對人的意識有了相當的了解之後,也可能理解到「無功可煉」與「無法可修」的情形。
到底什麼才是真的,基本上,這是「知」的問題,不是「信」的問題,習者在過程中可具有自我內省的能力,有真正的內在經驗,明知自我內在改變的情形。不是說「這個咒念多少遍就如何如何」,不是什麼「徵候」與「四禪八定」之類,而是一個人真正自內改變了。
怎麼樣叫做真正自內改變了,這是一開始就在不作為不修不煉的情形下,經一系列的進度,使人逐漸自內改變意識狀態,從而改變體質與氣質,再進而開啟「再進化」的過程。這本書在有關部份,會對這方面的理論與實踐之道有相當的說明,讀者可以知道這自我自內改變過程的開啟,主要是在不作為之基礎上,因「化解」與對「干擾」的減消,使生命自然發生作用。
這自內改變的過程,是基於真實而深刻的認知與經驗,習者可以實踐。在另一方面,這自我自內改變,可以具體的自外觀察到,為了讓一般讀者能較具體了解這「自主的再進化」的過程,本書中特列「開頂」一章,因為在這自內改變與「再進化」的過程中,「開頂」是較具體可見的事實(現開頂現象相當普遍,因後有專章說明,此處對開頂不再述說)。因為這「開頂」可說是自內改變了的具體說明,因而也可以說,要開頂了才是真的。 

Copyright © 2014 全程靜坐研究推廣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